远程医疗技巧首养生网次被引入隐形眼镜专卖店
本文摘要:——创奥眼镜与北医眼视光合作研讨会在京召开 2013年3月11日由国际隐形眼镜教育者协会、北京北医眼视光学研究中心、日本株式会社中央隐形眼镜、北京博士伦眼睛护理产品有限公司主办,北京创奥隐形眼镜公司承办“远程视光医学服务模式研讨会”在北京隆重举行

——创奥眼镜与北医眼视光合作研究会在京召开

    2013年3月11日由国际隐形眼镜教导者协会、北京北医眼视光学研究中心、日本株式会社中央隐形眼镜、北京博士伦眼睛护理产品有限公司主办,北京创奥隐形眼镜公司承办“远程视光医学服务模式研究会”在北京隆重举办。                 


图为中央隐形眼镜董事长藤本亮吉发言         

    一、研究会的举办背景

    在中国有4亿屈光不正的患者,特别是3.2亿在校学生近视发病率在10年时间内持续浮现大幅上升趋势,已经跃居为世界上近视发病率最高的国家。面对亿万患者,面对我国视光行业缺乏专业医疗资源、行业规范亟待完善的现状,我们应当在现有基础上建立一种新型的、严格的、合适国情的矫治服务制度,既有眼科医学的保驾又有视光技巧的纠正,从而确保全部矫治过程中的安全、正确和有效。通过举办研究会,与会专家和学者们对远程视光医学服务模式进行深入研究、交换与评价,共同为我国4亿屈光不正患者选择和供给一种更为安全、便捷、优质的矫治服务模式,因此本次论坛的主题断定为“安心 安全 创新模式---远程视光医学服务导入隐形眼镜专业店”。


图为北医眼视光中心主任谢培英发言

二、国外眼视光矫治服务模式的介绍:

    视光医学(optometry)最早起源于欧洲,在欧美发达国家已经历了100多年,发展到现在的眼视光学是一门以掩护人眼视觉健康为重要内容的医学领域学科,是以眼科学和光学、视觉科学为主,联合现代医学、生理光学、利用光学、生物医学工程等知识所构成的一门专业性强、涉及面广的交叉学科。打个简略的比喻,把眼睛比作一部照相机,那专门修理相机镜头部分的工作就是眼视光医学的任务。那么从事眼视光医学工作的医生,必需要控制眼科医学和视光学两门基础知识和技巧才干够胜任。

    在美国事设置OD医生(Optometry Doctor即视光医生)制度,意思是视光医生在学校学习时不但要学习眼科医学同时也要学习视光学,机构能否从事屈光矫治服务首先要看医生自身是否具备必要的相应资质,没有OD医生,不容许开设眼镜店等视力矫治机构。世界著名的软性隐形眼镜生产厂家美国博士伦公司在二十多年前带着他们的产品来到中国时,就曾积极地提出过设立OD医生制度的建议。强生视光学院自2006年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通过学院的客观中立的专业教导,为验光员进行眼科专业知识的普及。

    在日本是厚生劳动省发布领导规范,使得眼科诊所与隐形眼镜店伴生的模式通行全日本。将眼科医生和视光师分成两个专业并存服务,医生查眼睛,视光师验光配镜明确分工,眼镜店必须有医生的处方才可以卖隐形眼镜。两年前,世界上最大隐形眼镜专业连锁店之一的日本株式会社中央隐形眼镜带着日本模式来到中国开设隐形眼镜店,却遇到了不能开设眼科诊所的难题。

    美国和日本建立上述眼科医生(或眼科诊所)与视力纠正机构伴生的目标,就是为了能够在制度上保证给患者供给安心、安全和有效正确的矫治服务。


图为博士伦中国区视力保健总经理杜林发言

三、国内眼视光行业的现状以及对策的提出

    我国目前眼视光医学行业,尚处在缺医少规的阶段,特别是处于未系统立法进行管理的状态。虽然美国、日本的两个模式是现今世界上管理最到位的也是最有效最安全的矫治服务模式,但在我国实现起来还需要时日,急切之下不能应对与满足我国亿万患者需求安心、安全、有效正确矫治服务的现状。

    谢培英大夫提出利用远程网络技巧和电子病历系统建立眼视光医学服务平台,整合本文内容共2页  [1] [2]